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为这部创造历史的杰作,再提提意见

时间:09-08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116

为这部创造历史的杰作,再提提意见

《长安三万里》片长168分钟,可能是全世界有史以来最长的院线动画电影。上映54天,票房近18亿,在这个暑期档绽放光芒! 影片的故事和人物取材于真实历史,整体基调和画风也趋于历史写实,这在以神鬼仙侠为主流的国漫院线电影中独树一帜。 仅就上述两点,本片在中国动画电影史上便有了里程碑式的意义。然而,片长和历史写实这两个里程碑的特点也对影片水平造成了不同效果。 前者是缺陷,后者是优点。 《长安三万里》以唐朝安史之乱后的朝野内乱为背景。三镇节度使高适在抵抗吐蕃军队入侵的战斗中身陷危局,朝廷却派特使来审讯他与诗人李白的关系。 故事由此双线展开:一条以高适的回忆视角讲述他与李白的交往过程,刻画两人的友谊以及他们认识的一众唐代知名文人雅士;另一条展现高适运用谋略对抗吐蕃大军。最后高潮部分,两条故事线交汇,高李二人的命运和友谊与家国大势水乳交融。 在时间比例上,高适回忆李白的故事线篇幅更长,也是影片的核心。这条线的架构方式与一部影史名作异曲同工——《莫扎特传》。 莫扎特和李白都是各自领域中耳熟能详的巨匠,而两部影片都选择以他们朋友的回忆为第一叙事视角。这是聪明的处理。莫扎特和李白都以洒脱率真著称,高度鲜明的性格已经在人们脑中刻下了先入为主的烙印。 如果正面刻画,遵循性格标签会缺少惊喜,颠覆性格标签会引发争议。透过第三方视角刻画,用最精炼的篇幅凸显他们最为人熟知的性格特质,这样才能给观众留下最深刻的印象,也避免了过犹不及的陷阱。 李白 同时,间接的刻画视角也体现出两部影片的另一个相似点:莫扎特和李白虽然凭借更为突出的名气和性格,在明面上成为影片的主打招牌,但实际在故事中只是第二主角。 两部影片真正的核心角色是他们各自的朋友——萨里耶里和高适。 《 莫扎特传》的主题是萨里耶里对莫扎特才华的嫉妒,萨里耶里承载的人性剖析和道德困境远比莫扎特深入。 无独有偶,《长安三万里》的主题是挖掘唐朝名士的士大夫精神,而全片刻画最丰满立体的士大夫形象是高适。 青年高适 《长安三万里》塑造出一个高度接近大众认知的李白形象。他放浪形骸,叛逆不羁,出口成章,这种再熟悉不过的鲜明个性更容易给观众留下印象。然而,高适是心路历程更复杂、情感维度更广阔的人物。 他对朋友的忠义,对才华的敬重,成就事业的理想,报效家国的情怀,出淤泥而不染的人格,是对士大夫精神价值最准确的诠释。他充满坎坷的仕途、怀才不遇的悲凉、暮年孤独的神伤、孤胆抗敌的勇气也是全片最牵动人心的感情。 李白是性格人物,就如一幅鲜艳的水彩画,亮丽扁平。高适则是一幅水墨画,平淡中蕴含深沉厚重的气韵,寄托着唐代士大夫群体的悲欢与起伏、高贵与执着。 高适与李白相识相知、成为至交的过程是影片最重要的故事脉络。从情节看,李白是这段友情的领导者,高适在成长奋斗过程中深受李白启发,在最后的关键情节中,李白对高适的影响更是改变了国家命运。 然而从叙事角度看,高适才是友情线的核心。作为视角主导者,观众以高适的心灵经历友情的发展变化,体会其中的悲喜挣扎。正因为高适的刻画足够丰满鲜活,他和李白的友情才得以打动人心。 作为影片的人物支点,高适立住了,他与李白的友情也就立住了,故事的主题表达和情感刻画便有了令人信服的力度。 相比坚实的人物刻画,《长安三万里》在叙事方面却有明显缺陷。《莫扎特传》中,萨里耶里对莫扎特的嫉妒构建出戏剧张力,赋予故事起伏跌宕的紧凑度,但《长安三万里》缺少类似的戏剧支点。 高适和李白之间绝大多数时候惺惺相惜,互为知己,几处矛盾都一带而过,并未发酵。 本来以人物情感为核心的剧作就让情节天然趋于片段式排布,缺少商业片式的因果关系衔接,高适和李白之间又缺乏冲突,故事就更显平淡散碎。 若能选取两人之间的某个矛盾点加以发展,如《莫扎特传》般撑起戏剧张力,《长安三万里》会有一个更引人入胜的故事。 《莫扎特传》 可惜主创们没有如此选择。这或许是他们的创作坚持,拒绝为了增加娱乐性而弱化人物刻画和主题表达。 问题在于,平淡散碎的叙事并未真正深化人物和主题。 诚然,影片确实展现了众多唐代知名文人雅士,主创的野心可能是想以高适和李白为核心点向外发散,绘制出一幅盛唐文化圈的群像,但最终的效果只是蜻蜓点水。 唐代名人们在片中一个接一个地出场,每个人只展现出符合大众印象的浅显性格。 王维、杜甫、王昌龄、张旭、郭子仪、李邕……这一个个名字足够吸睛,观感却如走马观花,对戏剧张力的提升有限,也没能实现多角度诠释士大夫价值观的效果。 最终结果就是太多的人物衍生出太多的旁支情节,冗余拖沓,这也是为什么168分钟的片长成了影片缺陷。 也许主创们想用高适对抗吐蕃军队的故事线来平衡高适回忆线张力不足的问题,这也是为什么故事采用两条线穿插的推进方式。确实,高适抵抗外敌的情节紧凑而富有悬念,情节设计也遵循商业片的因果关系剧作法,独立来看足够抓人。 然而它与回忆故事线的结合并不紧密,更多时候两线呈现出各自为战的状态,也就谈不上节奏上的互补,未能改善影片整体叙事偏散偏慢的问题。 旁支冗余情节虽然过多,叙事张力虽然缺乏,却并没有哪一段让人煎熬到看不下去。这得益于影片对历史写实风格的准确把握。片中历史人物的形象和性格大都贴近史实,赋诗、酒会、宴请、比武、战争等活动呈现真实可信。 台词的遣词造句和语感韵律,大小角色的行为举止,美术造型和场景设计,都透出历史正剧应有的庄严得体,同时又保持了动画的灵动幽默。 主创们在做好调研功课的基础上适度夸张,在历史还原与风格化想象之间找到了平衡。这也跟影片致力展现的盛唐诗人气质相得益彰。他们的作品往往既散发出超凡飘逸的灵感,又蕴含着严肃厚重的历史情怀。 也是因为历史写实的风格准则,《长安三万里》的视觉效果表面看并没有其他国漫院线电影那样华丽炫目,却建立起独有的淡雅肃穆风格,更呈现出故事深层的氛围和情感。 边塞战争的相关场景灰暗凝重,对应安史之乱后杀伐内斗、国破家亡的悲怆。用水墨将唐诗视觉化并非新颖设计,但当水墨以流水般的韵律感化作意境深邃的山水,唐诗与唐画中天人合一的灵性便跃然荧幕之上。 在刻画高适内心的关键段落,影片多用黑白与彩色结合的卷轴画。黑白外化出高适灵魂深处的苍凉,彩色映射出他在苍凉中的矢志不渝。 全片最绚烂的视效留给了个性最绚烂的李白。他吟着《将进酒》,带好友知己们飞升九天,翱翔的镜头直入云霄,诗中的天马行空幻化成仙界中的种种绝美幻象。 然而这份遗世独立的潇洒中总含有一抹挥之不去的苦涩,正如士大夫高洁不屈的人格总会在污浊世事的摧残中落得千疮百孔,遍体鳞伤。 当今的中国电影里,有野心的作品不多见,而《长安三万里》在多个方面都体现出求新求变的野心。历史写实的题材和风格拓展了国漫的创作维度。 视觉特效不求耀眼,但求反映历史氛围和深层情感。为了主题表达,敢于以刻画人物心路历程为核心讲故事,并为此牺牲部分娱乐性,此种胆识在中国动画和真人商业电影中实属难得。 《长安三万里》的主创们想用168分钟的史诗级片长拍出一部史诗格局的动画,尽管仍有缺憾,但已经是当代中国动画的先行者。期盼未来的追光动画的“新文化”品牌再接再厉,更上一层楼!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