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清流|正威集团产业投资虚实:项目亏损、抽逃出资、地块闲置

时间:11-16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83

清流|正威集团产业投资虚实:项目亏损、抽逃出资、地块闲置

本文为《“中国铜王”惊险游戏》系列之二出品|清流工作室作者|王晓悦 主编|赵妍“中国铜王”王文银被限制高消费,推倒了正威集团的多米诺骨牌,一系列连锁反应正在发生。10月24日,王文银持有的正威控股集团有限公司4.5亿元股权被冻结。同时,正威与各地国资委合作设立的合资公司,也在10月陆续被提起诉讼、冻结股权。正威在各地通过产业勾地方式获得的地块,多块被认定为闲置土地,或被收回、或被注销。“中国铜王”王文银在国内的宏图布局,只剩一地鸡毛。清流工作室独家发现,正威在各地巧立名目,以电解铜、半导体、新材料、芯片等产业园项目为名,与当地国资委旗下国企设立合资贸易公司,并拿下工业用地及配套的住房用地。但从这些合资贸易公司的交易内容看,所谓的“半导体”或“芯片”项目,依然是在倒卖包括电解铜在内的大宗商品。大宗贸易的特点是交易量大但利润极低,目前已有合资公司出现亏损,无法兑现与地方国资约定的投资收益。更令人担忧的是,正威被指在部分地区的合资公司中抽逃出资,还可能转移了部分国资的出资。据清流工作室梳理,正威在全国各地与当地国资设立的合资公司超过30家。这些合资公司注册资金动辄10亿元到数十亿元不等,多地国资投入的资金以数亿计。随着正威资金链陷入危机,这些国有资产是否安全?高端产业园背后的大宗贸易清流工作室独家调查发现,正威在多数地区建设的项目都是以新材料为名的铜产业园区,但也有部分产业园的主营业务跨度较大。比如,正威曾在河南建设手机产业园区、中医药产业园区,曾在山东建设光电集成集群项目产业园,还在多地以半导体、5G材料等名义建设产业园区。清流工作室独家调查发现,正威以所谓的“高新材料”、“半导体”和“芯片”等名义在全国多地建设产业园,各种高端的产业链宣传铺满官网,但剥开故事的外衣,部分产业园做的依然是大宗贸易生意。正威集团早期最落力宣传的一个项目,是在安徽的“中华芯都”项目。2010年开始,正威集团宣布在安徽筹备注册正威半导体公司(下称“正威半导体”),并建设安徽池州正威中华芯都集成电路产业园。官网通稿显示,王文银预计用十年左右的时间,分三期,建设一个以芯片设计、芯片制造、封装测试为核心的半导体产业集群。中华芯都将打造涵盖设计研发、生产制造、应用开发、交易展示、商贸物流、人居商业于一体的现代产业集群;具有较强竞争力的国内一流的智能化半导体产业聚集区;上下游产值超千亿元的中华芯都。2012年的一篇媒体报道更称,正威国际已经成为国内进军半导体产业的唯一一家民营企业,而它一出手瞄准的正是未来可能支撑4G时代的4G手机芯片。然而,5G时代已经到来,这家声势浩大的所谓的“半导体”公司,却还是在经营电解铜贸易。深圳市东阳光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的发债文件显示,该公司2018年仅一个季度就从正威半导体有限公司购入电解铜达3亿元,另外还从正威系关联公司高威(辽宁)铜业科技有限公司、全威(铜陵)铜业科技有限公司购入电解铜,三者合计采购额接近17亿元。而同一个季度,东阳光实业销售给上海泰智有色、上海亚津铜业的电解铜达19亿元。根据清流工作室此前在《中国铜王的惊险游戏:七千亿营收背后“空手套白狼”》的调查,这两位电解铜客户,均是正威隐秘的关联方。目前,这个“中华芯都”,连建设地块都已闲置。根据池州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公告,正威半导体有限公司位于金光大道以东、双龙路以北地块建设用地为闲置土地。该地块为工业用地,该地块属于政府和企业原因导致闲置。又如,正威在如皋市建设的产业园名称为“如皋5G新材料产业园”,该项目宣称总投资100亿元,建设包括年产552万平米的米铜触控显示一体化项目、年产30万吨的高性能精密铜材项目、智能装备研究院、供应链平台及相关配套项目。尽管顶着“5G”的名头,正威这个产业园可能依然从事的是大宗贸易生意。根据媒体报道,如皋5G新材料产业园门口挂有江苏昭威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江苏昭威”)的牌子,该公司是如皋市人民政府与正威共同设立的合资公司。在如皋市经济贸易开发有限公司的发债文件显示,江苏韶威是其贸易业务的供应商,2021年及2022年曾向其销售铝锭9千万元及3.68亿元。再如,正威兰州新区电子信息产业园以“电子信息”、“高导材料”为宣传点,其详细描述中,生产产品是“电气化铁路架空导线、高导合金铜、高导精密超细线、高精度线束等具有高附加值的铜精深加工产品”。负责建设正威兰州新区电子信息产业园的,是正威(甘肃)铜业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在多家公司的发债文件中作为客户或供应商出现,经营的商品依然是“阴极铜”、“纯铜”等大宗交易产品。宁德百亿营收项目亏损各种名目的产业园背后,正威与当地国资建设了大量合资公司,这些合资公司依然在倒买倒卖电解铜等大宗商品。那么,当地政府为何愿意配合正威,双方是如何约定收益的?或许可以从宁德的项目窥见一些细节。2019年,正威开始在宁德建设“正威宁德电子信息新材料科技城”。当年年底,正威与宁德市交投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宁德实业”)设立了合资公司宁德正威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宁德正威”),正威东南(福建)控股有限公司实缴9亿元持股60%,宁德实业实缴6亿元持股40%。不过,这6亿元出资可能是以借款形式支出,根据宁德实业提交的支付令,双方此前签订合同,约定宁德正威需每年向宁德实业支付6.6%的投资收益,也即每年3960万元。但事实是,宁德正威年均净利润不足200万元,根本无力支付承诺的投资收益。公开信息显示,宁德正威在2020年和2021年均创造了160余亿元的巨额营业收入,但年均净利润竟不足200万元。到2022年,宁德正威的营业收入下降到96亿元,亏损3千余万元。高达160余亿的年收入从何而来?从一些发债文件中,可以看到宁德正威的部分交易情况。宁德实业的母公司是宁德市交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宁德交投”),母公司2023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募集说明书显示,宁德交投旗下有一家子公司为宁德市交投物流产业园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交投物流”),该公司主营不锈钢、电解铜等供应链贸易。2020年,交投物流曾向宁德正威销售4398.63万元货物。同年,交投物流的供应商列表中出现上海泰智有色金属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泰智有色”),采购金额为4391.34万元,两笔交易金额相差不足8万元。而根据清流工作室此前在《中国铜王的惊险游戏:七千亿营收背后“空手套白狼”》的调查,上海泰智有色也是正威集团隐秘的关联公司,多次出现在正威系的贸易链条中。此外,宁德正威还参与了多个发债主体的贸易链。比如,潍坊市城市建设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潍坊城投”)发债文件显示,旗下电解铜贸易板块,2021年前3个月的五大客户有4个客户均为正威的合资公司。潍坊城投2021年一季度从宁德正威采购电解铜1.58亿元,再加上从正威科技(深圳)有限公司、高威(辽宁)铜业科技有限公司、广东正威科城供应链有限公司采购的金额,合计从正威系采购超过7亿元电解铜。而其同时期,潍坊城投又将2.3亿元电解铜销售给上海亚炬资源有限公司,根据清流工作室此前调查,上海亚炬也是正威系隐秘的关联方。在这些发债主体的报告中,均阐明电解铜贸易虽然贸易体量较大,但毛利率极低,部分贸易商的毛利率甚至不足1%,这或许也是宁德正威无力支付6.6%年化收益的重要原因。为追讨投资收益,宁德实业已申请冻结了宁德正威部分股权,更计划将宁德正威的股权对外转让。此前,宁德正威还在当地拿了一块商务金融用地,计划用于建设正威东南总部。但根据宁德市自然资源局的公告,该地块也被认定为闲置土地。此外,正威在宁德市还有另一家与政府的合资公司福安正威新材料有限公司(下称“福安正威”)。该公司由正威间接持股75%,福安市财政局间接持股25%。福安正威近年的营业收入在10亿元到27亿元不等,但常年处于亏损状态,仅2022年一年亏损5000余万元。福安市财政局也已将该公司股权挂出,计划转卖。从无锡合资公司抽逃出资大量的电解铜贸易并不赚钱,那么,正威在这些合资公司身上如何谋利?一位知情人士告诉清流工作室,正威集团会从与当地政府的合资公司中转移资金,具体方式是通过合资公司与正威系关联公司的交易,将资金转走。而这一说法,也获得了一些法律文书的佐证。正威半导体是正威与无锡市国资委的合资公司,该公司于2011年8月30日成立,早期股东深圳正威(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正威集团”)认缴出资额7亿元,另一名股东无锡信能创业投资企业(下称“无锡创投”)认缴出资额3亿元。无锡创投由无锡市国资委间接持股控制。在与供应商的合同纠纷中,法院调取了正威半导体资金流水,并认定正威集团存在从正威半导体抽逃出资的行为。银行资金往来情况明细表显示,在2012年4月1日至2016年5月27日期间,大股东正威集团共转入正威半导体10亿元,包括资本金7亿元和往来款3亿余元,但同时又以往来款名义转出7亿元。此外,正威集团公司还通过“往来款”名目将其对正威半导体的出资款项转往关联公司。如2013年8月13日,正威集团向正威半导体转入投资款4亿元,正威半导体随即于2013年8月14日,分两笔将全部4亿元资金以往来款名目分别转入安庆市汉玉石材有限公司和安徽全威铜业控股有限公司,而安庆市汉玉石材有限公司和安徽全威铜业控股有限公司均为正威集团公司投资子公司。从资金总数来看,正威集团及其关联方,从正威半导体转移走的资金达8亿元,已经超过了正威集团对正威半导体的出资额7亿元。这意味着,正威集团及其关联方不仅完全转移其出资的资金7亿元,还转移了部分无锡国资委通过无锡创投注入的资金。几笔较大的资金流水显示,正威集团有多笔资金是在无锡创投投入资本金后转出的。2012年4月19日,无锡创投将投资款1.7亿元转入正威半导体,正威半导体次日就将1亿元分两笔转入了正威集团两个账户中;时隔三日,正威半导体在4月23日再次向正威集团转账7000万元,至此,相当于无锡创投4月19日注入的1.7亿元已被悉数转走。除了供应商指出正威存在抽逃出资行为,合资公司的国资股东也曾指责正威抽逃出资。山东正威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山东正威”)表示,深圳正威公司控股山东正威公司期间,擅自抽逃山东正威公司注册资本18亿元,但并未提出具体证据。山东正威原本是山东国资委与正威设立的合资公司,该公司在2018年注册成立,注册资金达20亿元。山东国资委出资8亿元,占股40%;正威的两家子公司出资12亿元,占股60%。据清流工作室不完全统计,正威在全国各地与多地国资合作设立合资公司超过30家。这些合资公司的注册资金动辄10亿元到数十亿元不等,多地国资投入的资金以数亿计。令人担忧的是,随着正威系的资金链崩裂,这些合资公司的资金,目前是否安全?公开信息显示,近期,多地国资股东密集发起诉讼,并冻结正威系合资公司的股权。例如,莲花县国资委冻结了合资公司莲花正威供应链有限公司10亿元股权;广州高新区现代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冻结了合资公司广东正威恒运能源发展有限公司3000万股权……根据此前清流工作室调查,正威在各地以电解铜、半导体等名目承诺建设产业园,拿下工业用地的同时,也获得了配套的住房用地,正威将这些住房地块倒卖给地产开发商获利。如今,随着这些产业园烂尾,不少住房用地也被收回。前述山东正威与国资委的案例中,在双方产生纠纷之后,山东国资委已经受让正威所持股权,目前山东正威由山东国资委100%持股。另外,山东正威原设有子公司山东惠威置业有限公司,在山东拿了两块商服用地和一块住房用地,目前该公司也已被转到省国资委旗下公司。此前,正威还计划在宜春建设年产50万吨铜产品加工项目,但宏图伟业尚未展开,正威集团在江西宜春的项目已宣告失败。经宜春市自然资源局2022年调查认定,正威6家关联公司取得的七宗土地均为闲置土地,闲置原因属企业自身原因所致,且超过约定动工时间两年以上。这些闲置土地对应的土地使用权被收回,共计8个不动产权证书被注销。据清流工作室梳理,2017年正威旗下多家关联公司在宜春取得了七宗土地,与宜春市自然资源局公布的数量一致。值得注意的是,只有正威旗下的江西宜威科技有限公司,取得的一宗土地属于工业用地。该地块占地67万平方米,成交价格1.39亿元,原计划2018年2月开工。正威在宜春获得的其余6宗土地,均为商品住房用地,由正威旗下的多家房地产开发子公司持有,6宗土地面积相加恰好接近67万平方米,与工业用地面积相近。正威拿下这6宗住房用地,总计花费5.82亿元。而正威通过地产子公司取得这些住房用地后,转手就抵押给了恒大地产集团(江西)有限公司,如今这批地块已被政府收回,抵押也已失效。正威集团始于2010年的全国各地产业投资,十几年来究竟编织了一张怎样的网?《“中国铜王”惊险游戏》系列之一:正威集团七千亿营收背后“空手套白狼”《“中国铜王”惊险游戏》系列之二:正威集团产业投资虚实:项目亏损、抽逃出资、地块闲置《“中国铜王”惊险游戏》系列之三:正威集团海外投资“谎言”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